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ifeng35188197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红尘自诩疏狂客,两耳休闻聒噪声。 兴至街头即起舞,灵发纸上便抒情。 出游厌看吉凶日,处世欣迎顺逆风。 经纬于胸心不乱,由他褒贬自从容。

网易考拉推荐

一九七六,抹不去的伤痛  

2006-12-16 22:46:5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六,抹不去的伤痛》

 

 一九七六年,三十年前的此时,文化大革命已经进行了十年。在这个春天又刚刚爆发了丙辰清明节天安门广场事件。“四人帮”还在继续着他们的最后疯狂。十年的打打杀杀,人们似乎已经麻木,目光中也有些迷惘。尽管如此,大自然不理会人间的闹剧,天气到了六月,依旧热了起来。六月十八日,我乘火车去唐山看望姐姐。她是我三伯父的第三个女儿。我们虽然有一个共同的爷爷,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我们却极少往来。三伯父早在一九六六年就因所谓的历史问题被红卫兵从唐山押解回老家劳动改造。虽然老家距离唐山只有一百公里,但我们这些“黑五类”的家庭成员是不能乱说乱动的。亲友之间的来往活动都要到“治保会”去报告,几时来,几时走,谈些什么,都要说清楚。因为这个原因,亲友就很少来往了。上次见到三姐还是在六六年的秋天,她来老家是给三伯父送行李衣服的。那时,红卫兵造反派不允许我们见面说话,我只是站在远远的地方悄悄地看见了她。是很单薄的身子,模样都没看清楚。今天,我终于去看姐姐了。啊!这可是我生命的二十三年里第一次去看姐姐呀!

   那时,通讯很落后。我去唐山,只能按地址自己去慢慢寻找。只是记得见到三姐的时候,三姐是那么的高兴,好亲好亲的感觉。记得吃过午饭,她骑上自行车带着我这个乡下弟弟逛遍了唐山的繁华地段,饱览了城市风光。给我买一角钱一块的冰棍,在当时那可是最贵最好的冰棍啊。并不顾我“六一”刚理的头发,勒令我去理发店理发。也是在那天,第一次吃到了菜花也叫花菜的这种现在司空见惯的蔬菜。

   那时,她有了两个儿子。大的五六岁,小的刚会说会走。一个叫雷,一个叫波,两个孩子都很可爱。

   我在唐山只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便带着浓浓的亲情回来了。可有谁知道,这竟是我们姐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见面呢?

   七月,骄阳似火。这是农村最繁忙的季节。在那个粮食短缺的年代,政府让生产队大面积种植小麦。七月正是小麦收获的季节。同时,还要及时管理晚茬玉米,而水稻也正是施肥除草的关键时期。所以,男女老少在这个时段都不得安生。

   二十七日,我和几个青壮年和前几日一样,清晨赶上马车,把刚脱好粒的小麦用麻袋装好,到205国道去晾晒。那时的公路沿线基本都是这样。经过柏油马路一天的爆晒,到了午后晒干,再装车送交国库。这样,一天下来,劳动强度是可想而知的,真是又饥又渴。回到家中,已是晚上九点左右了。那个晚上很闷热。狼吞虎咽地吃了饭,舀盆水,从头到脚冲了个凉,就回房间休息了。

   我家当时有六间房子。三间正房住着父母和大哥大嫂。我和三伯父住后面的厢房。那时,三伯父的结肠炎闹得很凶,因为劳动强度大,又没有好的医疗条件,这病就时好时坏的拖着。

   一天的劳累,尽管天气很热,仍然是倒头便着。以至于第二天凌晨大地震来时,一点感觉也没有。大地开始摇动的刹那,我是被三伯父打醒的。据后来三伯父讲,他刚去厕所回来,正在吸烟,地震发生了。叫我不应,当即打了我几下。我从沉睡中醒来,只听到三伯父在喊:“地震了,快跑!”在当时,我是凭本能一下子从窗口跳了出来,赤着脚,站在漆黑的夜里。觉得大地在剧烈地晃动,耳朵里是轰隆隆地巨响,随后便听到房屋墙壁倒塌的声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大地不在颤动,神智似乎清醒了,天也渐渐地亮了。此时此刻,才被这巨大的灾难惊呆。村子里到处飘荡着房屋、墙壁倒塌的灰尘。人们都好像被击懵一样。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会如此这样。因为在七五年冬,辽宁海城地震曾波及我们这一代,小的地震也经历过几次。但似这般强震,老人们也从未经历过。这一次把人吓住了。我父母就是地震停下来才从房子里走出来的,好在房子没倒,但人们却是谁也不敢再到房子里面去了。 那天的早饭,是我们几家人一块在我家里吃的。在突然的大灾难面前,好像进入共产主义了。到了上午,大家开始用棍棒搭建窝棚。就在这天下午,太阳还没有落山,我们正在院子外面搭的窝棚旁边吃晚饭,我记得很清楚,我正在站着喝稀饭,突然,大地再次剧烈地抖动起来。看见自家的房檐竟像蛇一样,弯弯曲曲地扭动。我怕极了,生怕我一家赖以生存的房屋就此倒塌啊!就这一次,村里又有好多房子垮掉了。

   夜里,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一家人蜷缩在临时搭的窝棚里,由于空间太小,我和妹妹只好用塑料布把腿裹住放在窝棚外面,头藏在里面。听着哗哗的雨声和雨间歇时,从205国道传来的汽车轰鸣声。我们哪里知道,唐山,这个居住着100多万人,其中有我家十多口人的城市,才是这场灾难的中心!而此时此刻,冒雨行进在公路的,连绵不断的汽车正是奉命赶往唐山救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在这个大自然灾害发生的第一个夜晚,人们就这样在惊恐中度过了。

   二十九日,稍稳定下来的人们才知道唐山是震中。一家人坐不住了,因为在唐山的古冶,住着姑姑和我二哥一家六口,而唐山还有三伯母和三姐一家人啊!在交通已经陷入瘫痪的状态下,一家人当即决定,三伯父和大哥骑自行车去唐山,我留下来照顾一家老小。就这样,三伯父和大哥带着干粮和水去了唐山。他们先到了古冶姑姑和二哥那里,姑姑住的是砖混结构的平房,墙壁塌了一个窟窿,二位老人安然无恙。二哥住的房子倒塌,房顶落下时形成了一个“人”字型,可巧,一家人正在这“人”字的下面,竟然毫发无损。这下,二哥也骑上车,他们爷三个继续西行。先到了三伯家里,房子已经夷为平地了。他们顶着烈日将三伯母遗体从废墟中扒出来。据大哥二哥讲,三伯母是披着毛巾被向外面走时被房梁击中倒地的。

   七月二十七日,天气酷热。三姐夫出差经北京乘飞机去西安。三姐在那天晚上半夜去火车站送走大姐夫,然后回家休息。所以,大姐夫在大地震来临前三四个小时离开了唐山,幸免于难。而三姐夫在北京登机时就知道地震了,但不知道详情。到了西安机场,飞机降落,方知道自己的城市遭到没顶之灾。他当即返回北京,从北京到玉田,然后从玉田搭救灾车回到唐山。在瓦砾丛中努力辨认着街道,艰难地走到他父母居住的地方。一片废墟,他哀叹:完了,完了。流着泪水找到自己住的地方,一片楼房已荡然无存。他当即喊来一个连的解放军,从水泥预制板和砖头中将三姐和孩子们的遗体扒出。大孩子似乎连动都没动趴在床上被埋在倒塌的楼中,三姐好像意识到了,像是挣扎着去抱她的小儿子。其情其景到如今焉能不叫人落泪啊!

   唐山啊,唐山!这座冀东的重镇。他为共和国创造了多么巨大的财富!举世闻名的开滦煤矿,启新水泥、唐钢、唐山发电厂和闻名的唐山陶瓷,还有耐火材料等,都为祖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而在今天,一九七六年的七月二十八日,就在这短短地一瞬,竟有二十四万生灵魂归天国,十六万人受伤。整个唐山,除了火车站的天桥,竟无一座完整的建筑了。在地震后的将近十年里,当火车驶进唐山时,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油毡棚户和压在油毡上面杂乱的,数不清的砖头。 一九七七年的春节到了。我带着家人的嘱托去唐山看望幸存下来的亲人。英雄的唐山,英雄的唐山人啊!据二哥和三姐夫说:除夕夜里没有鞭炮和喧闹声,有的只是思念亲人的哭声。可唐山人却在自己的抗震棚的门上贴满了鲜红的春联。表现了坚定的生活信念和对美好生活渴望。

   三十年过去了。唐山早已焕发出了蓬勃的青春生命力。在经济建设中又走在河北省的前列。大地震留给人们的,只有在唐山抗震纪念碑西侧的地震纪念馆和唐山原矿冶学院院子里面保留的地震遗址,还有路南区一条街道被地震移位的一排树木。但是,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四十二分这个时间,却永远留在唐山地震幸存下来人们的心中,成为永远抹不去的伤痛!

 

                                               写于2006624

此文是和唐山一个朋友共同相约,写篇唐山大地震的文章,因为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今天是星期六,公休,正好把这篇文字写完,献给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我写的内容是真实的。(作者自评)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