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ifeng35188197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红尘自诩疏狂客,两耳休闻聒噪声。 兴至街头即起舞,灵发纸上便抒情。 出游厌看吉凶日,处世欣迎顺逆风。 经纬于胸心不乱,由他褒贬自从容。

网易考拉推荐

水魂山魄  

2006-12-16 22:52:2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魂山魄》

 

 从宇航员在太空拍摄到的地球照片来看,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星球真的很漂亮。那个圆圆地、蔚蓝色星球的美丽是其他星体无法比拟的。而那蓝色,就是占地球表面百分之七十的海洋所致。地球上的生物是从海洋中诞生,逐渐走向陆地,包括我们人类在内的数不清的生命都是这样进化而来。可见,水是生命的摇篮,这句话是多么的千真万确。

   在我的记忆中,少年时代的家乡也是水的世界。那些散布在大地上的河流、坑塘,生长着各种水草,蒲苇、荷菱。有各种水鸟在此繁衍生息,多种淡水鱼虾更是司空见惯。几个孩童随意在坑塘挡上围埝,用水桶或者脸盆把围埝里面的水掏干,总会有不少的收获。每到春天插秧的季节,那一望无际的水,似乎把天地间都洗得干干净净,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然而,近三十年来,气候是越来越干旱,那些存留在记忆中的水不知道哪里去了。水成了制约城市农村经济发展的瓶颈。缺水,干旱这些可怕的字眼经常出现在媒体和人们的口中。河流干枯了,坑塘不见了。那滋润我们祖先的大口井先是被压水井取代,而后又被现在深几十米的水井所废弃而消失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发祥地黄河,竟然也时有断流。那肆虐的沙尘暴却是频频发生。水,哪里去了呢? 

         久静思动。

   我们曾问当地一位从事文化、文物的老工作者,家乡哪里的山水景色最美。因为他所从事的工作走遍了本地的地域。他告诉我们:梁家湾东去,里面的大山。这不,现在是八月二十三日,处暑。应该说,我们这里已经进入秋天了。近日的风是凉爽的,再不是前些时候的桑拿天了。于是,我们买好干粮和水,我和网名边关孤雁,菊花仙人,半榻清风,还有司机小卢一行五人,朝着这向往的这块神秘的大山进发了。

  上午十点,我们来到梁家湾村,这个村子是处在大山边缘的一个小村。再向东面,就是苍莽的大山了。我们把车停在村中,告诉村民,我们要去山中,请他们照看我们的车。村民好客而淳朴,让我们放心而去。

   出了村,还有一段农家山路。再向前,我们只能行进在山谷中。向前望去,山峦叠嶂。脚下是大小不等的石块,所谓的路,就是在这些石块之间跳跃着前进。随着山势的陡峭,汗水逐渐渗透出来,携带的水一瓶见底了。还有一瓶就不忍再喝,不知道前面的路有没有水,而我们要走的路还远呢。

    山在我们的视线里显示出了伟岸的身姿。这片山体主要是花岗岩组成,由于山体的年代久远,花岗岩体的坚硬,所以,各个山峰的行状各异,陡峭异常。有一个词形容山,这个词是峥嵘二字,可在我今天看来,有的山峰可用狰狞这个词来形容了。如此险恶的大山啊!我想,如果拍摄“西游记”的导演得知此地,他一定会来的,因为他不需寻觅,整个剧中需要的,那些精怪出没的场景,都会在这里找到,就不必各地奔波了。我们慢慢地行进在这幽深,宁静的山谷里面,欣赏着大自然的魅力,已经陶醉在其中了。让人惊喜的是,在脚下大小的鹅卵石之中,竟然有一股清泉顺谷而下,或汩汩而流,或喧哗歌唱。在陡峭的落差地更有轰鸣之声。在这寂静的山谷里,它就像弹奏的琴弦,忽而疏缓,忽而欢快,忽而高亢,又忽而沉闷。峡谷里明晃晃鹅卵石,大的似房间般,小的似麻雀蛋,水,就是从这大小的卵石中流动。它清澈见底,清的里面游动的鱼也似乎透明。我们不禁俯下身子,捧起这清凉凉地水喝个痛快。哈哈,这就是掬泉而饮吗?身体蒸发的热量也随着甘霖入腹而降下来了。啊!久违的,流动的水啊,在你旁边,我竟然像孩子一样痴迷!这是大山的乳汁啊,滋润着大山的植被,使它能够披上绿色外套,看起来是那么地富有神韵。如果没有水,那山尽管挺拔俊秀,但总觉得似人光着身子一样不雅了。现在,山,青青翠翠,水,清清洌洌,这才是让我们向往的大自然,到了这里,才真有返璞归真的感受。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在这期间,我们为山的雄奇而惊叹,更为水的秀美而忘情。在千仞危崖下,在泉水叮咚旁,我们吃了携带的干粮。走了不知道多少路程了。当时间是下午三点时,我们停住了,不敢再走了,怕晚了走不出大山。此时我们已经走了整整五个小时了。到了此地,植被更加茂盛。有时我们是在原始松林中穿行,有时走在高过人体的灌木丛中。干粮我已经吃光了。面对有着北国小黄山之称呼的背牛顶,只有望顶兴叹!在此决定休息片刻,然后回去。大家坐在岩石上面,享受着透骨凉的泉水。我不禁脱下上衣和鞋袜,仰身躺在光溜溜的大石上面,感受着峡谷吹来的凉爽的风,用脚击打着泉水,纵情贪婪地享受着、享受着。忽然想起王维的句子:清泉石上流。呵呵,此时此景,不正是如此吗?当你身处在这样一个隔绝红尘喧闹的世外桃源里,你除了享受,还能做什么?

   该回去了。大家依依不舍地目视背牛顶,哦!遗憾了,今天唯一的遗憾没有征服你。边关孤雁说,今天一定要找个泉水深,面积大的水里,痛痛快快地泡上一泡,不能再有第二个遗憾。我们想起在一处小憩,那里有一很深的水潭,看起来有三、四米的深度。于是大家顺着来时的记忆,注意地搜寻着。

   由于是回程了,注意力比较集中,所需要的时间就比来时少了许多。在来时,曾见一所小房子修建在一处阔坡旁,大家现在想顺路去拜访一下,看是何许人住在大山之中。到了地方,大家鱼贯而入,是三间低小的房间。房顶上面有几块太阳能电池,用来晚上照明。这里是森林防护员住的一个站点。但现在住在此屋的是一位牧羊人。主人很热情,邀请我们住一个晚上,明天继续观光。我们告诉他,大家都有工作在身,不能在此耽搁。并谢了他的好意。巡顾四壁,竟在墙上发现了两首诗。其中一首用红色粉笔写的诗还颇有诗味。原诗如下:

   祖山老岭九月中,风光不与四季同。

  阔坡林海无穷碧,霜挂枫叶别样红。

  看得我们不禁心痒,我提议,我们既然是诗词学会的,也该留下首诗。大家赞同,并决定用此人的韵和他一首。                                      

        我来第一句:一行跋涉乱峰中,

   菊花仙人第二句:蓦见茅屋趣味同。

   半榻清风第三句:妙笔难书山水碧,

   边关孤雁第四句:此情未尽叹霞红。

   诗毕,用牧羊人灶中的炭书写壁上。大家抚掌大笑,再踏归途。

  走了一段,终于找到来时的那水潭。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半了。孤雁决意下水,我们担心水凉极力劝阻。他笑道:宁可回家输液,此水必下。不顾阻拦,脱衣下水。在明如镜面的水上,泛起圈圈涟漪。望着他畅意的样子,我们也禁不住诱惑,纷纷下水。哦!在如此清澈的水中,竟是平生第一次啊。水潭小了些,但深度还可以,各种游姿换了个遍,才意兴未尽地爬了上来。因为时间不允许了。刚刚穿好衣服,后面来了几位村民,她们是到山里采榛子的附近老乡。这下好了,我们不用寻路了,跟上她们就是了。可没料到,就是这些村妇,她们背上背着自己的收获,我们却几乎是小跑才能跟上她们的步伐。使我不禁感叹,多么勤劳耐苦的山民啊!在心里升起一缕敬意。

   终于回来了。当坐在汽车上,打开车窗,让风从窗子吹进来,安抚着疲惫的躯体,回味今天的感受。回眸望着暮色苍茫的大山,有股道不出的慨叹。转过身来,西面的太阳已经是桔黄色的了,散布在半天的云丝,被她染得五彩缤纷。哦,醉了。我轻吟着:夕阳一点如红豆,已把相思写满天!

                                                                

                                                               2006年8月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