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ifeng35188197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红尘自诩疏狂客,两耳休闻聒噪声。 兴至街头即起舞,灵发纸上便抒情。 出游厌看吉凶日,处世欣迎顺逆风。 经纬于胸心不乱,由他褒贬自从容。

网易考拉推荐

拔高和贬低·读书笔记之十  

2010-01-08 20:12:13|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读诗,对诗的评价,有时偏高,有时偏低。先看一首诗,唐人岑参《寄左省杜拾遗》:“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薇。晓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圣朝无阙事,自觉谏书稀。”清朝纪昀看得高,认为这是婉转的讽刺,是愤语,是批评唐朝自以为没有缺点,拒绝进谏,所以谏书少了。在纪昀以前的黄彻,批评了这两句,不是唐朝没有缺点,而是阿谀歌颂唐朝的话。跟纪昀说法相似的,有张萼荪,他说,“白发”句,“自伤老也”,“青云”句,“羡杜之如鸟高飞也”。“圣朝”两句,“谏书之稀,由于无阙事也,则有阙之待谏可知,意在言外”。认为是婉讽。问题出现了,“青云”句是羡慕杜甫吗?杜甫和岑参都是谏官,地位相同,所以说杜甫在青云里是讲不通的。难道说岑参老了,羡慕杜甫年轻么?但杜甫《奉答岑参补阙见赠》写道:“故人得佳句,独赠白头翁。”可见杜甫也老了。因此岑参的诗只能解释做感叹自己老了,却在做小官,羡慕在青云中高飞的大官。正含有向上爬的意味,那恐怕只会歌颂圣明,怎敢得罪王朝趋谏争呢?所以“圣朝无阙事”这是替唐朝掩饰的颂圣之词,而不是什么规讽了。纪昀的评语,没有联系上两句,是拔高了。

再看李商隐《安定城楼》:“迢递高城百尺楼,绿杨枝外尽汀州。贾生年少虚垂泪,王粲春来更远游。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鵷雏竞未休。”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是说要像范蠡那样,年老后归隐,坐船泛五湖。那末年轻时怎样呢?“贾生年少虚垂泪,”贾谊本想为汉朝建立一套新的政治制度,但受到排挤,贬官出去,李商隐也受到排挤在外,可见在“虚垂泪”里,在“贾生年少”里,都含有政治抱负在内,他想的是范蠡在成功之后才泛舟五湖。最后用鵷雏自比,也说明自己有远大的政治抱负。把这几点联系起来看,那末“欲回天地”正说明了这种抱负,所以何焯说的“回旋天地功成”是符合诗意的。纪昀把它解释成为躲进小船自成世界,是贬低了原意。这种贬低,大概认为李商隐那样地位,谈不到什么旋乾转坤,这是把他的两句诗孤立起来造成的。其实,一个人的地位是一事,一个人的志愿又是一事,不能认为他位低就不能有大志。照纪昀的说法,那末不论什么时候都可以躲进小船自成世界,何必“永忆江湖”呢?正因为要在回天地以后才归隐,而回天地是不容易做到的,所以值得“永忆”,正因为“欲回天地”有待于毕生奋斗,所以只能在老去时归隐。这都说明,对诗的拔高或贬低,都由于对诗句作了孤立的理解,没有从诗的全面来看所造成的。

                                                                                           2010-1-8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