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ifeng35188197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红尘自诩疏狂客,两耳休闻聒噪声。 兴至街头即起舞,灵发纸上便抒情。 出游厌看吉凶日,处世欣迎顺逆风。 经纬于胸心不乱,由他褒贬自从容。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静庐诗话之二  

2014-11-18 17:52:23|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静庐诗话之二

 

昨日傍晚,在捧读县档案局局长李利锋编撰的《秦皇岛古诗词集注》后,百无聊赖却若有所思,信步来到我家二楼南阳台,举目远眺。但见暮色苍茫,唯有西山上方尚余亮色,东方则显夜气深沉之状。而此时路灯初放,照得胡同口一片金黄。对茫茫夜色,感人生坎坷,遂命笔涂鸦,书五律一篇,

其诗云:风孱觉日暖,霜重恨宵长。暮色西山淡,昏灯小巷黄。 凭窗伤往事,举箸饱皮囊。还借卢生枕,平生梦可偿。此诗至晚亥时发空间及博客,后酣然入梦。

今天上午,打开网络,空间与QQ都有留言。空间内容如下:大永说“卢生枕?黄粱梦可是荣华富贵梦啊老兄。”松林说“王老兄借枕,只想用其功能,未必一定期盼梦到荣华富贵。黯淡、孤寂、凄冷,心有一梦,还无从实现,何至于痛苦若此。”海昌说“淡淡之伤,最为真切。好诗。卢生、平生,须去一生。嘿嘿。 ”国华说“恬淡如此。”QQ黄大姐留言‘颈联举箸饱皮囊不雅,与出句意隔。仅供参考。其余皆好。’

一首诗大家各有看法,正体现了“诗无达诂”这句话。我的本意是这样的:

风微弱,觉得冬天的阳光也有了暖意。很恐惧这霜横漫野长长的冬夜。又一天过去了,唯西山还余一点亮色,路灯闪烁着黄色的光芒照耀着小巷。回首往事是那么的伤感,一生碌碌无为,一日三餐只是填饱了肚子。还是期望一枕黄粱美梦,或可以在这样的梦境中体现自己的价值。

这首诗发出后,自己感觉有点问题,那就是“凭窗伤往事”这句。这句中的“窗”字和“伤”字与诗的用韵冲突。这在行话中被称作“挤韵”或者“犯韵”。那么就改吧,把原句“凭窗伤往事”改成“托腮思往事”。那么海昌的建议也是正确的。一首诗中重复用字也是忌讳,除非用特殊的笔法。而且,卢生枕中包含了梦的意思,这样,平生的“生”字与“梦”字也要换掉。更何况大永还专门期望在尾句出彩呢?天!

QQ与大永聊天,大永谈了他对这首诗的看法,认为黄大姐提出不雅的那句是很有味道的。对于这句,我是这样构思的:有无可奈何,饱食终日的调侃。用了这调侃的句子,正想说明其无可奈何之处。哎!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啊。

下午,打开QQ,又见到若尘留言,也是探讨这首诗。嘿嘿!诗写得不怎么样,却引来这些朋友探讨,作者之幸,莫过如此!

怎样综合大家的看法修改好这首诗呢?嗯,自己认为正确的,那么坚持吧。自己与朋友有共识的地方,再改。改的结果如下:五律·冬夜“风孱觉日暖,霜重恨宵长。暮色西山淡,昏灯小巷黄。托腮思往事,举箸饱皮囊。还借卢生枕,酣然乐未央。”结果如何?还待朋友们定夺。嘻嘻!

2014-11-18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